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超的博客

暮年方知万事空,但悲未见价值同;待到宪政梦圆日,欢笑毋忘告乃翁。

 
 
 

日志

 
 
关于我

多谢幸运女神眷顾:知青岁月缔造农民与孩子的情结,误入官场深晓社会底层的艰辛。崇尚诚实与善良,追求平等与正义,喜爱设身处地,关注同胞与未来。虽明白生命的有限长度,无法担当无限的社会责任,但为不枉来人世间潇洒走一回,在返到生命原点、重新参与大自然无限循环之前,为身后社会执着地道明历史的是与非。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祖屋里的十年噩梦(三)/ 作者:展超  

2015-07-07 22:22:26|  分类: 祖屋里的十年噩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祖屋里的十年噩梦(三)/ 作者:展超

首发于2009-12-21 00:12:14凤凰博客| 浏览 5174 次 | 

         在拘留所办公室里,一位领导模样的民警向我询问了昨晚从查户口到收审行政拘留的全过程。
       “回家吧,”末了他说:“你可以走了。”
       “我妹夫呢?”
       “他随后也出来。”他脸上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我尴尬地提了提没了皮带的裤子说:“我的证件和皮带呢?”
       “保管的人都下班了,”他笑道:“只能明天来拿。”
        没再想那未讲完的故事,出了拘留所,惦念母亲和家人,我全然不顾途人疑惑的目光,飞也似的跑回家。
        倘若对那未说完的故事感兴趣,出狱后寻找《悲惨世界》阅读的人,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再做伤天害理的事。
        然而,那拘留所里折磨与惩罚而非感化的恶劣环境,正如维克多·雨果曾经揭示的:只会把人变成鬼!尤其是孩子。

 

         由公安分局批准的15天行政拘留,如今不足24小时便重获自由。
         倘若没有父亲,儿子不会如此幸运;但倘若没有这样的父亲,我也不会是这样的儿子。
         我们随民警往派出所后,父亲顾不得冒昧,深夜敲开老上级、老朋友、区委办公室主任的家门。
       “这么晚,没办法。”老朋友揉着朦胧的睡眼,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明天一上班,我向领导汇报。太不象话了!”
        翌晨,区委书记听完办公室主任的汇报,满脸不悦:“通知公安分局领导到我这里来。”

        然而整个白天,宝岗街派出所拒不执行分局放人的命令。于是,在区领导干预下,出现了本篇开头的情节。那夜间破例释放我们的民警,是分局政治部主任。
   
        隔天,辖区居委会治保主任封妙屏,竟率领一伙人到区委质问工作人员:“释放他们,还要不要整顿城市社会治安?”
        即便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居委会组织法》,作为城市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的居委会,政府只拨给少量办公经费,专职人员没有薪酬。
        这就令居委会工作人员无所畏惧,令当官的对他们也无可奈何。
        颇具戏剧意味的是,21年后我参与了广州市《深化街道管理体制改革方案》及其实施细则的制订,不仅保障了全市居委会的办公用房、办公经费,而且解决了其专职人员的编制、工资、福利待遇问题。   

        24年后,祖居所在地的几十名居民,联名向市政府投诉该社区脏乱差严重,我在辖区民政局长、街道办事处主任陪同下到该社区处理。正是“冤家路窄”,负有管理缺失责任的居委会主任,正是那迫害我家的封妙屏女儿。为避报复嫌疑,我只提整改措施,不谈责任追究。如非局长、主任不欲,我还想与她共进午餐。
        那桩祸事发生3年后,民警温玉叶与我的儿子同班,他不时来我家玩耍,我从未告知孩子此事。16年后,我调任市委政法委主持研究室工作,跟随主管的市委副书记跑了全市大半派出所,却始终没去宝岗街派出所。
        我记住了父亲做人宗旨的教导:帮助人的事,做得越多越好;害人的事,一件也别做。既然我没有基度山伯爵利用仇人弱点诱导其自投罗网的本事,也就不再去想它。据说温玉叶被清理出公安队伍当了某企业的保安,此乃后话。他被清理是否与此事有关,我没去考究,既然素质如此之低,为非作歹也不止对我一家,自作孽是迟早的事。

        在市委政法委任职期间,我极力主张实现少年违法犯罪的羁押、审判、服刑“一条龙”,在全国率先建立了收容性质的“广州市青少年儿童保护中心”,不允许青少年混同成年犯人。这与我曾进拘留所的经历不无关系。故此世间事物,总是利弊共存、福祸相依。
   
        这场祸事的最大受害者是大伯娘:那天深夜惊恐之后失语,病情急转直下,不久便含恨辞世了。此前4年,温玉叶教唆封妙屏两个儿子,打伤阻拦其强行搬入的母亲,占住大妹的房间两年零8个月,并拒绝向大伯娘交纳所欠房租。
        我与妹夫被拘留后,宝岗街派出所扬言:如果查获有反革命证据,我将被判刑。母亲和妻子害怕抄家,把我视同生命的十多年日记、往来书信,通通付之一炬!这令我沮丧得从此不再写日记。
        出狱翌日,我便回车队向领导汇报因被公安拘留而“旷工失班”。尽管工友们一片哗然,我仍然背上黑锅。无论入党还是调到市纪委,我都被组织部门领导询问:为什么曾被行政拘留?如非父亲良好的社交关系,我的政治前途,无疑就此被断送。
        迫害,并非就此了结,直到把我赶进市纪委——
        我所在的造纸厂,是国有大中型企业。由于诸多原因,上世纪八十年代经济严重滑坡。新调来的厂长,从我档案的大学学历表上,偶然看到我与其姑妈同住一条巷,其姑妈正是那迫害团伙的成员。不久,我又获悉其不光彩的家庭隐私,因办公室主任的职责在两难选择中我向他提出善意的建议。几个月后,我被莫名其妙地借调往市轻工局编志,吃了近一年的闲饭。当其时,市纪委《广州纪检》月刊需要增加编辑,征求我意愿并且按正常组织程序办理手续。奇怪的是那厂长迟迟不予回复,直至 市纪委领导火了:“无需回复,直接下调令!”

        去年7月,病危中巳神智不清的母亲抓住我的手臂说:“儿呵,你要做大官。”
       “为什么?妈妈。”我莫名其妙,以为母亲病糊涂了。
       “做大官,不会被人欺负。”母亲艰难地一字一句说完,便处于潮式呼吸的昏迷状态中。
         这,竟然是我善良的母亲留给她最疼爱的儿子的最后一句话!
         长达近10年的迫害,她竟受伤得这样深!

         虽然岁月流逝了近40年,母亲临终仍走不出那恐惧的阴影!
         抚摸着母亲消瘦的脸,我的思绪回到不堪回首的那年那月……

 

【原创】祖屋里的十年噩梦(三)/ 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祖屋里的十年噩梦(三)/ 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祖屋里的十年噩梦(三)/ 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祖屋里的十年噩梦(三)/ 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祖屋里的十年噩梦(三)/ 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祖屋里的十年噩梦(三)/ 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祖屋里的十年噩梦(三)/ 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评论这张
 
阅读(1235)| 评论(2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