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超的博客

暮年方知万事空,但悲未见价值同;待到宪政梦圆日,欢笑毋忘告乃翁。

 
 
 

日志

 
 
关于我

多谢幸运女神眷顾:知青岁月缔造农民与孩子的情结,误入官场深晓社会底层的艰辛。崇尚诚实与善良,追求平等与正义,喜爱设身处地,关注同胞与未来。虽明白生命的有限长度,无法担当无限的社会责任,但为不枉来人世间潇洒走一回,在返到生命原点、重新参与大自然无限循环之前,为身后社会执着地道明历史的是与非。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无奈退出有悔无悔的争吵/作者:展超  

2015-07-01 18:06:34|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无奈退出有悔无悔的争吵/作者:展超

2009-12-03 00:35:18凤凰博客首发  | 浏览 4929 次 | 

         凤凰网知青频道《寄语凤凰》上,“知青”们对30多年前渐行渐远的“知青”岁月,有怨悔的,有无悔的,更有骄傲的,争论不休。在人生旅途上,厄运有时给予人的,比顺境多得多。就本人而言,得多失少。但这是在“文革浩劫”的10年中,因“上山下乡”把我们“知青”的生活空间,从城镇转移到农村去的特殊岁月。正因为如此,人们不会争论“文革”岁月的有悔无悔,而争论“知青”岁月的有悔无悔。尽管无悔,但我不能漠视兄弟姐妹的痛苦,更需尊重那走不出那段岁月、永远留在黄土地、黑土地、红土地下的五万多“知青”冤魂!因而我叹息“无奈”。于是我被卷进了争论的漩涡。但半个多月来,渐渐地我觉得在这里发生着的,并非说理而是争吵。认真负责的严肃思考,只招来三言两语的讥讽与诽谤。与我争吵的,竟是闲来无事、上网游荡、到处挑逗、语病百出、逻辑混乱的人。太累了 ,也太无价值了。急流勇退,走为上策。因此表明如下观点,宣布退出:

     (1)倘若理性的思考,堕落成无谓的争吵,将永远不能辩论出基本符合客观实际、接近相对真理的结果。
       本人在这一回应之后,将退出这场争吵。不屑也罢,惹不起也罢,本人对“剑痴”和“李老三”,不会再作任何回应。因为花不起那么昂贵的时间成本。当今社会,值得我们关注,需要我们做的事情太多了!诸如尽管改革开放基本实现温饱、消除绝对贫困,但社会贫富两极加速分化 ,中国基尼系数巳达0·47!社会分配不公,巳成为影响社会稳定、阻碍社会持续发展的主要因素;诸如教育和医疗卫生“市场化”的改革两大失误,令当前老百姓读不起书、看不起病。这不仅仅是民生问题,而且事关社会公平正义,事关国民素质,事关民族的兴衰、祖国的未来,必须引起改革决策者的高度重视!诸如挣扎在城乡社会二元化管理体制鸿沟里农民工叫人悲酸的生存状态;诸如农民工孩子在城镇就读的问题亟待解决;诸如“穷二代”、“富二代”的网上争论。本人认为:贫穷和愚昧,诚如人道主义文学巨匠【法】维克多·雨果所言,是社会罪恶的根源。而贫穷和愚昧的遗传与继承,更加可怕!诸如人口老龄化牵引出社会福利、保障、服务、生育政策调整等一系列的严重社会问题;诸如体制中监督机制的先天缺陷,无法杜绝社会的腐败,无法制衡公权的滥用与盗用、误用;诸如经济起步的急功近利,令资源浪费和透支,令我们和子孙万代赖以生存的环境,遭到难以修复的不可逆转破坏……尽管我巳踏入人生暮年,时日无多,不知哪天双眼一闭,两脚一伸,便重新参与大自然的永恒循环,未来社会是喜是哀,无从感知,因而本该逗逗孙女、安享暮年的宁静快乐,颐养天年,但不能让子孙在我们身后再遭折腾,企盼我们的祖国从此繁荣昌盛,是我们“知青”一代的历史责任。希望“知青”兄弟姐妹们,把“有悔无悔”的目光,转移   到这些社会问题上。

     (2)“知青”岁月中,大环境相同,小环境各异,个人的机遇更千差万别。谁也没有理由,把自己的个人感受强加于人。年逾六十,更当如此。
       问题在于个人的感受,与对一段牵扯着不仅仅是1700万“知青”喜怒哀乐岁月的历史评价,是两回事,绝不可混为一谈。否则,我们在可笑地扮演着瞎子摸象的古老故事。
     (3)就主流群体而言,“知青”的前身,是“红卫兵”;“知青岁月”也包含在“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中。由于“上山下乡”的空间转移,才有这特殊的“知青岁月”。因此,对这段历史的评价,不可避免地牵涉到对“文革”的评价。面对祖国同胞的巨大灾难,虽然我在那段“知青”岁月里得多于失,虽然我没有怨悔也不可能怨悔,但良心不允许我面对有理由怨悔的兄弟姐妹们高呼“无悔”,而只能称“无奈”。否则,我们对得起5万多走不出那段岁月的“知青”兄弟姐妹亡魂么?
    
(4)需要澄清的是:对“知青岁月”的抱怨,并非把农村当监狱,把自己置于农民的对立面。恰恰相反,正是在那苦难的岁月,当城里“文革”仍在扭曲人性,“知青”却往往在朴素的农民那里,获得人性的关怀,缔结了他们终生不渝的情谊。当今社会,恐怕没有谁比“知青”更懂得农村、更了解农民、也更爱农民?就我本人而言,由于职业优势,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至今,或许没有多少人能象我如此维护民工合法权益(详见我博客中博文《与两位民工的真诚对话》)。这不仅是一个知青对农民的回报,也是“知青情结”的构成。“到贫困山区当义教”,至今依然是我的宏愿。但是,这与当年“上山下乡”,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两椿事。“
    (5)需要澄清的是:对“知青岁月”的抱怨,并非否定那岁月里我们的青春激情、理想抱负;并非否定我们在那岁月的意志磨练、人格培育;并非否定那岁月中我们苦中寻乐的人生积极态度与浪漫情怀;并非否定我们在农村所付出的努力和奉献。否则,5万知青九泉之下有知,都会跳起来反对。老年怀旧与对曾经拥有的青春眷恋,令我们对这段岁月难予舍弃。
    
(6)对“李老三”质疑“故事真实性”的道歉,我也真诚地接受。但他对“知青”作家们“写出了一些所谓的知青文学为自己换得了金钱、名誉、地位”的诽谤,我不能不表示极大的愤慨!你既然“断然不看这些劳什子知青文学”,凭什么去判断人家的写作动机和作品的优劣?凭什么去断言那是“万分之几的案例”?请问问云南西双版纳的“知青”:邓贤的《中国知青梦》是否真实?对于那段岁月,他们能喊出“无悔无悔”么?老老实实坐下来看几本书,比在网上游荡挑逗好得多。大抵是曾当中学教师的职业习惯,我又在令人难受地“说教”了。难受就别看好了,没有非看不可的。是吗?
      (7)历史,往往是由后人去写的。怨悔的,继续怨悔;无奈的,继续无奈;无怨无悔的,当然也大可以不必理会别人的伤痛,继续他们的无怨无悔。
       不过,我倒想问问:如果当年邓小平没有顶住“右倾翻案风”的罪责,为我们知青“拔根”,而是“按既定方针办”,那么,今天的这场争吵,不知有否这么热闹?不知人们对那“知青岁月”的评价,又会作出怎样另外的选择?

        最后,我以为“有悔无悔”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怨悔与否的前提是选择,对于“知青”主流群体而言,我们何曾有过当不当“知青”的选择权利?

        远隔千山万水,能在网上争吵那么多天,毕竟是人生难得的缘分。争吵中有失敬之处恕请原谅,顺颂兄弟姐妹们阖家安康长寿、幸福快乐!拜拜。

 

2014年12月28日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2014年12月28日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2014年12月28日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2014年12月28日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2014年12月28日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2014年12月28日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45)|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