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超的博客

暮年方知万事空,但悲未见价值同;待到宪政梦圆日,欢笑毋忘告乃翁。

 
 
 

日志

 
 
关于我

多谢幸运女神眷顾:知青岁月缔造农民与孩子的情结,误入官场深晓社会底层的艰辛。崇尚诚实与善良,追求平等与正义,喜爱设身处地,关注同胞与未来。虽明白生命的有限长度,无法担当无限的社会责任,但为不枉来人世间潇洒走一回,在返到生命原点、重新参与大自然无限循环之前,为身后社会执着地道明历史的是与非。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作者:展超  

2015-06-05 21:32:34|  分类: 一个猜想几多血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纪实系列长篇)/作者:展超  

        人类的社会活动,总会留下脚印,不会如鸟飞无痕。历史领域,没有远去,只有腾升,让人们以更开阔的视野,看清真与伪,判断是与非。
        当代史学的一个重要动向,就是试图摆脱传统史学只注重社会上层人物、忽略小人物和弱势群体的精英史观,把眼光下移到社会普罗大众。尤其在官方“正史”不敢正视或有意歪曲的史实方面,回忆录和口述史,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题记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案头上,放置着林星子的自传体纪实长篇《历劫芳华——我的文革岁月》。
       林星子是1958年初中一年级我的同班同学,当年广州市五中的少先队大队长。
       昔日,大抵还够不上少男少女。2008年再度相逢,彼此都老态龙钟。足足阔别了半个世纪!
       当年同班许多同学的姓名,都掩埋在厚厚的岁月尘埃里,唯独她的名字,却始终没有忘怀。可见   “追星”远未成为社会时尚,她的优秀巳悄悄在我心中筑起了偶像。
   
      
我并非如“乘缘再来”兄过誊的“自小多才学”,少年时是个让父母亲伤透脑筋、老师见了就头痛的顽童。4岁那年,父母亲把我送进同街一间私塾“国是小学”,不久转到公立的河南区二小。每天清早由无业同居的大伯娘背着上学,后来蹲在街口水井旁等待经过的老师带我返校。当年学校周遭都是菜田、鱼塘、小树林、草丛、山岗,我对大自然的兴趣远胜于枯燥的书本。五十年代初小学学制5年,一年后校长对在区“人委”当秘书组长的父亲说:“多读一年吧,否则上中学还不足10岁。”于是,我开始了后来习以为常的留级。 

      四年级时不知何故校址转到南田小学,实际是村里的一座祠堂。不久,我又被转到母亲的学校并由她任教。我的学位,由本系列博文的主人公星子补充。我邻位的女同学,成了星子后来最亲密的朋友。据说小学毕业语文科考试,一篇漂亮的记叙文《扫盲》,把我保送进当年的“名校”广州五中,还安排在真有点象现在的“重点班”里。但是,学习环境的氛围始终无法转移我对花草树木、鱼虫鸟兽的大自然兴趣。
       初中我读了5年:逢二进一。所有的课程,对于我只是一门──图画。除语文外,每科测验考试,我必在试卷背面,画满图画。论中国历史上最早的“白卷英雄”,该是我而不是张铁生。不过我自以为白得纯洁,没有任何龌龊的企图。
        初一学年考试复习,后来读上华南工学院的植姓老友给我补课,很高兴地一夜弄懂了“ABCD”四个字母。结果我被“豁免”学年考试:因为除图画5分、语文4分、体育4分,连同音乐所有各科平时成绩都不及格。生活充满着戏剧色彩,本系列博文主人公星子的母亲,如今与我情同母子,当年正是我的英语老师。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如今想来,或许这是冥冥中幸运女神对我的眷顾。倘非如此,以我的直率与执着,不知又是怎样的别样人生!  
        当年老师给我的评语相当准确:“学习目的不明确”。扪心自问,那时我不知读书为何物,只知放学后剪青草、捉蚱蜢,入夜捕蟑螂,把家里的鸡群快快养大,多下蛋。父亲是共和国第一代名符其实的公务员,早出晚归,一周难得几回见面;母亲是事业型女性,白天教学、晚上除了备课、改作业,就是到教师进修学院。两位妹妹年幼,高中前我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据母亲说,比我小5岁的小妹出生时,是我煮饭送到附近诊所的……如今想来,既承担如此繁重的家务,又缺乏家庭教育与监督,还对大自然与画画兴趣远超过书本,三年初中读了五年,是情理中的事。
        留级,虽非见不得人的丑事,但也算不得光彩。故此留级以后,便缺少联系。高中,考上了隔江的十三中。

        一条珠江,不仅把我的中学隔开成初、高中两个阶段,不仅把我的生命划出青、少年两个时期,而且让我前后判若两人。初中的同学,无法想象我连续两年被评为市少先队优秀辅导员、当选学生会宣传部长。或许我是《教育学》不容易解释的典型个案。此乃与本系列博文无关,为免犯离题的大忌,打住不说了。

       

        半个世纪来,每每忆起他们,以为“文革”前两年他们便高中毕业,料必人生经历没有我的坎坷。
        2008年退休闲赋在家,偶尔回母校参加校庆。本来座落在市郊田野里的广州市五中,早已看不到长长的竹篱笆围墙、一片连一片的菜地、水沟、池塘、山岗、灌木、小树林……在似曾相识的同学面前转了几圈,特定的环境氛围中即便认错人也不会太尬尴,我终于停住脚步,咬咬牙说:“请问你们是否1958年初一(1)班的?”
      “是的。”但是同学们搜遍记忆,都找不出我来。毕竟相处的时间太短,分离的时间又太长,我当年的体积也太小了。
       当我自报“绰号”,呵呵,不仅没人记不起我,而且把当年大大小小淘气事的责任,都尽往我这个“带头人”身上推。
        其实,我淘气的“高潮期”,产生于第一次留级后与第二次留级之前。原因不难理解:我的年龄不仅大了,而且对刚入中学的新生同学,需尽
“地主”之谊。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那些比我先两年初中毕业的同学们,人生竟大多比我颠沛流离!
        当年我们怀着“超英赶美”的“雄心壮志”,敲下药煲耳,拆下民居所有铁制品,在操场上大炼钢铁后不久,食欲便开始成百倍地增加快感。我们稚气未脱,只知“荡起双桨”,哪知“绿树红墙”外巳起狼烟?年轻共和国的社会氛围,在一天天地加重着政治色彩。
        礼堂台上两侧“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大标语,已命定了我们这些懵懂孩子的人生。
       “七千人大會”上,毛恼羞成怒。在1962年的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他作了《关于阶级矛盾和党内团结问题》的报告,发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号召。家庭出身的歧视,在升学中越来越公开化:需组织调阅档案材料,进行“政治审查”的甄别,审查对象不仅包括父母,而且追溯到祖父母、曾祖父母及旁系亲属。我记得中学时不止一次地填写《学生登记表》,但未成年的孩子,哪懂得在娘胎里便被分为“三六九”等呢?
        当他们初、高中毕业时,巳有不少同学因身上那无可选择的难看胎记,被命定非“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剥夺继续读书的权利,早就下了乡。
        班里那品学兼优、从不与我“同流合污”的中队长,因父亲无缘升高中、大龄才将就着结婚,“文革”后其父亲脱去“历史反革命”的外衣,原来是黄埔军校出身的早期革命前辈!但他的人生,却无可挽回地断送了!而且其女儿竟在长期的政治歧视中患上精神病,至今未愈!
          如今在美国当大学美术教授的女同学,画画没我入迷,却颇具美术天赋。当年她升高中时,因父亲是“右派”,虽全部科目罕有的满分,没有一间中学胆敢录取她。“文革”中其父母皆入狱,她只能靠卖血维持自己与四个弟妹的生存。
        ……
      

        岁月的风风雨雨,分化着个体人生的命运。在折射时代荒唐的诸多同学不幸中,星子的命运尤其惨烈!尽管难得的幸运,令“文革”时她巳是华南师范大学外语系二年级的学生。
  
    
她的不幸,竟源于其父亲的档案中,有个子虚鸟有的猜想!

                                                               (2015年8月13日凌晨重新发表第四稿)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阔别半个世纪后,广州市五中校庆邂逅首张合照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纪实系列长篇)/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首次参加“失联”半世纪同学的短途旅游活动。下了整夜暴雨,翌晨依约在校门口拍照后乘旅游巴往四会,仅有一个同学临时缺席。脱下鞋子倒出半碗水!看同学们笑得多么开心,这是我人生第一遭未启程便成落汤鸡的旅游。它告诉人们什么叫做诚信。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纪实系列长篇)/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本博与星子合照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与5岁多时从私塾转读公立小学一年级的邻位、星子的挚友合照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当年品学兼优的中队长大半生蹉跎,现任广州市民间画家协会会长。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九十诞辰宴席上与星子母亲合照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纪实系列长篇)/作者:展超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的博客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纪实系列长篇)/作者:展超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的博客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纪实系列长篇)/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纪实系列长篇)/作者:展超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的博客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纪实系列长篇)/作者:展超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的博客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纪实系列长篇)/作者:展超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的博客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纪实系列长篇)/作者:展超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的博客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纪实系列长篇)/作者:展超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的博客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纪实系列长篇)/作者:展超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的博客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纪实系列长篇)/作者:展超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的博客
 

【原创】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一】(纪实系列长篇)/作者:展超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 - 正义女神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70)| 评论(2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