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超的博客

暮年方知万事空,但悲未见价值同;待到宪政梦圆日,欢笑毋忘告乃翁。

 
 
 

日志

 
 
关于我

多谢幸运女神眷顾:知青岁月缔造农民与孩子的情结,误入官场深晓社会底层的艰辛。崇尚诚实与善良,追求平等与正义,喜爱设身处地,关注同胞与未来。虽明白生命的有限长度,无法担当无限的社会责任,但为不枉来人世间潇洒走一回,在返到生命原点、重新参与大自然无限循环之前,为身后社会执着地道明历史的是与非。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荒唐 / 作者:展超  

2015-06-04 23:01:19|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03-14 05:02:28 首发于凤凰博客| 浏览 13896 次 

  人的正常生理发育到青春期,便催生出对异性的爱慕与追求。这不仅是人的自然本能,不仅是人类繁衍的需要,不仅是千古不变的艺术永恒主题,而且是人与生俱来的天赋神圣权利。

 本悲剧中的两位主人公,当年只因是“接受再教育”对象的“知青”,爱情的权利,竟被振振有词地凶残剥夺!竟在“革命”的名义下被恣意蹂躏!人呵人!有时可怜得连有性繁殖的简单生命都不如!人呵人!倘若丧失了人性,竟比那丛林里的野兽更凶残!

 这发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曾是古代文明发源地上的耻辱,应记载在人类的荒唐史册上!因为甭说孙辈,我们的儿女都以为这真实发生过的历史有点象“天方夜谭”。载入史册的意义,在于人类应以生命的名义,不能让如此的荒唐再发生! 

              ※※※※ ※※※※※※※※   ※※※※※※※※ ※※※※                             

 笔者伏案一辈子从未写过如此痛苦的文章,本文结尾时本来还有许多话不吐不快,但突然胸膛作闷、心头发紧不得不搁笔,缓了口气才勉强草草完成。

编辑经验告诉我,只有进入角色,才能写出先感动自己、后感动别人的文章。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文章,只是文字垃圾。进入角色即设身处地。

本博以为,设身处地是最严格科学意义上的人类区别于其它动物的特性。毋庸置疑,对快乐的生命本能追求,不该总对过去了的痛苦回眸,应当把它过滤出来交给历史的记忆。但过滤并非遗忘,更不该粉饰甚至颠倒是非。与沈东贵、童心娣弟妹一样共同经历过“知青”岁月的同胞呵,请恕老朽直言:听着你们“无怨无悔”的颂歌,总感到你们把身上一些极其贵重的东西丢失在往昔的风雨里。

                            ───重新发表题记于2015年7月13日深夜

【原创】荒唐 / 作者:展超

 我把邓贤《中国知青梦》p124—127的真实故事新编,让这“赤裸的血淋淋爱”,成为大漠兄《朦胧的爱——海兰子的故事》的姐妹篇;也以此作为一个小小的洁白花环,在清明节前献到我们亲爱的同胞——沈东贵弟和童心娣妹的坟头上。

        

        上海“知青”沈东贵和童心娣,青梅竹马,情投意合。1970年同时下乡到云南建设兵团某独立团10连。
       离家前,两家父母们为他们确定了婚姻关系。
       俗话称“在家千日好,出门半朝难”、“人离乡贱”,远在万里之外的西南边陲,让他们相互有个照应,家人心里也踏实些。既是情投意合,天底下的父母都会这样做。
       他们父母亲这番苦心,无疑淡漠了远走他乡儿女的离愁别恨。
       劳动中的相互关照,生活上的彼此体贴……初恋的柔情蜜意呵!缕缕温馨的情丝,怎不羡煞人?
       可这含苞待放的爱之花呵!您不仅绽放得过早,而且栽错了地方!这就不能不令悲剧大师莎士比亚笔下的罗密欧与朱丽叶,都为您们痛哭流涕了!
    
      “不许谈恋爱”,这是当年生产建设兵团沿袭正规部队的铁的纪律。
       正规部队没有异性诱惑,或许不难“令行禁止”,虽然坊间也流传一些难予启齿的故事。

       生产建设兵团既非部队,又非战时,而且男女“知青”同劳动同生活,真不知为何要窒息人的自然本性?
        大会批评,小会点名。连长、指导员个别谈心,“一帮一,一对红”…… 把沈东贵派到山上开荒,把童心娣安排到连队养猪;让沈东贵往水利工地出差,把童心娣调去河滩守夜……
       连队党支部多次开会研究,能想到的都想过了;可以采取的组织措施,都实施过。无论说服教育与强制隔离,都收效甚微。
       莫不是那些过来人的领导们,只知道猪狗的苟合之欢,未懂得人类爱情的神圣与伟大?
       压力,令爱情更坚更深;距离,令爱情更真更切!人的逆反心理,在初恋中表现得尤其强烈!
       沈东贵常常待人们睡了,深更半夜步行一二十里看望童心娣。翌日凌晨,又翻山越岭在人们起床前赶回去开工。
      “抓阶级斗争不力”!连队领导因此遭到团的严厉批评。
        真是“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曾令连队领导一筹莫展的难题,终于解决了!

        不久的一个深夜,几声紧急集合的尖锐哨子声,响彻边陲寂静的夜空,把“知青”们从睡梦中赶到连队操场。
        忽明忽暗的大气灯光,把连长铁青的脸照得更加铁青,显得有点狰狞。
      “把两个流氓坏分子,”他恶狠狠地高声喊道:“押上来批判!”
        显然,他被团领导批评憋的一肚子委屈和怨愤,有了淋漓尽致的发泄机会。
        被拖到操场来的,是一丝不挂的沈东贵与童心娣!他们背靠背地被绳子捆绑在一起。披头散发的童心娣,几乎瘫倒在地!
        一旦良知被扭曲,人性被泯灭,人可以干出比禽兽更禽兽的兽行来!
        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与广东农村插队的环境氛围差异竟如此之大!倘若此事发生在我下乡插社的广东省高要县金利,毫无疑问,兄弟姐妹们,既不把我们当作人,管它什么“再教育”,被剥夺得只剩下命一条,拼了算!
       连长操着贵州口音的土话骂骂咧咧,称他们不仅违反纪律私自幽会,而且躲在橡胶林里干这种事,被他人赃并获……
       干部带头,包括一些“知青”败类“积极分子”在内的批判、划清界线的表态,持续了一个小时。
       那连长的智商断然不能明白:那被极度羞辱着的两个年轻人,赤裸的是他们年青的肉体;而他自己裸露的,是怎样干瘪、丑陋、无耻、凶恶、堕落的灵魂!
       请记着呵!亲爱的同胞们,这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中国!这事发生在文化被“无产阶级大革命”着的年代!这事发生在那“激情燃烧、燃烧激情”的“再教育”辉煌岁月里!
   
       这颇剌激神经的现场批判,获得上级领导的一致肯定,并给予沈东贵和童心娣行政记大过处分,“分别调离本连队,以观后效”。
       处分决定宣布当天夜里,沈东贵和童心娣这对自尊心被辗得粉碎的恋人,悄悄溜出了宿舍,逃离蹂躏他们人格的连队,消失在茫茫原始森林的黑幕中……
       半个月后,一位撒伲族猎人在密林深处,发现了两具拥抱得紧紧的尸体!
       当年,沈东贵与童心娣都不足19岁!
        在他们的档案里,留下上级领导的定性结论:“腐化堕落,拒不接受批评教育,自绝于党和人民。”

      

        两位为忠贞不渝、为爱情殉难的弟妹呵!魂兮归来!
       你们的降生,曾带给父母和祖辈多少欢乐与期望!你们撒手人寰,留下给他们多少痛苦与绝望!
       你们挣脱出母亲温暖的怀抱,你们甩开父母的手摇摇摆摆地走来,你们从淘气到懂得人格的尊严,人生的旅途竟然如此短暂!短暂得就如同昨天与前天!       

       魂兮归来呵!你们怎会料到刚迈出家门,走的是一条不归路?社会虽然没有家里温暖,不能撒娇,不能耍孩子脾气 ,但却做梦也料不到,外面的世界竟如此冷酷无情!上山下乡的“再教育”,竟然是你们划上生命句号的坟墓!
       魂兮归来呵!你们太纯洁了,纯洁得容不得秽亵的目光,经不起羞辱的折磨!
       魂兮归来呵!你们太年轻了,年轻得脆弱的骨架,承受不起时代的重压!稚嫩的心脏,耐不住厄运的敲击!
   
        恋爱,是与生俱来的神圣权利!
        这权利,竟遭如此野蛮的剥夺与践踏!
        在那灾难深重的荒唐年代,两个年轻卑微生命的夭折,微不足道地溶入到历史深沉的呻吟与叹息中……
        但40年后的今天,翻开邓贤的《中国知青梦》,我仍然听到他们惨烈的哭喊,在诉说着生命尊严的诉求!我仍然看到他们绝望的脸,幻化成巨大而沉重的滴血问号!

        两位弟妹真不该如此轻率地自我了断!虽然痛苦一旦超过人的承受能力,便会寻求生命的解脱。但无论怎样的痛苦都总该想想你们的父母亲人呵!  须知道:羞辱的不是你们,而是那灵魂发臭的加害者!须知道:人的生命缘于偶然,而且是唯一的!在生命面前,母爱、亲情、爱情、友情、人性、良知……人类最美好的情感,都肃然起敬!

        如此珍贵的生命,怎么能够放弃?绽放的花朵,被摧残、被毁掉,还有枝!还有叶!还有茎!还有根呵!设身处地,我绝不会选择放弃!虽然天生厌恶血腥暴力,但是我会杀掉我最恨的人,然后象我当年的许多同学朋友,“仗剑走天涯”!

 

【原创】荒唐 / 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荒唐 / 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荒唐 / 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荒唐 / 作者: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荒唐 / 作者: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荒唐 / 作者: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荒唐 / 作者: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荒唐 / 作者: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荒唐 / 作者: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荒唐 / 作者: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荒唐 / 作者: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评论这张
 
阅读(1346)| 评论(1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