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展超的博客

暮年方知万事空,但悲未见价值同;待到宪政梦圆日,欢笑毋忘告乃翁。

 
 
 

日志

 
 
关于我

多谢幸运女神眷顾:知青岁月缔造农民与孩子的情结,误入官场深晓社会底层的艰辛。崇尚诚实与善良,追求平等与正义,喜爱设身处地,关注同胞与未来。虽明白生命的有限长度,无法担当无限的社会责任,但为不枉来人世间潇洒走一回,在返到生命原点、重新参与大自然无限循环之前,为身后社会执着地道明历史的是与非。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2015-06-28 01:34:54|  分类: 花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2010-02-11 5:29:34凤凰博客首次发表 浏览 12736 次‖ 2012-01-22 12:58:24 网易博客二次发表‖2015-2-16第三次发表

        这是1985年本博读大学时的一篇习作。时光一晃过去了30年,年年春新岁岁花开,明天广州一年一度的花市又开了。为了应景,从被永封的博客中翻出这陈年旧作重新发表。正如伟大的人道主义作家【法】维克多.雨果1862年1月1日在其不朽巨著《悲惨世界》序中所言:“只要因法律和习俗所造成的社会压迫还存在一天,在文明鼎盛时期人为地把人间变成地狱并且使人类与生俱来的幸运遭受不可避免的灾祸;只要本世纪的三个问题──贫穷使男子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羸弱──还得不到解决;只要在某些地区还可能发生社会的毒害,换句话说同时也是从更广的意义来说,只要这世界上还有愚昧和困苦,那末,和本书同一性质的作品都不会是无用的。”

                                  ──重新发表题记           

      
       “一年 一次嘛,快去逛逛吧。”刚吃完团年饭,母亲不让洗碗,催促我与妻子到花市去。客厅的两个大花瓶,已经插满家人买回的鲜花。再买,巳无瓶可插。但广州人一年一度逛花市的习俗,预兆着来年的好运。
        尽管最怕凑热闹与挤迫,可是我不能拂逆慈母的好意。出门前,我不自觉地瞥了房间书台上那小花瓶一眼。这里插着一根灰黑的枯枝——18年前曾孤零零地开过的一朵白菊花。
        近年来广州的花市越设越多,离家不远的珠江河畔就有花市。街上,人们扛着、托着、捧着的,都是鲜花。即使陌地人,看着这花的洪流向四面八方流淌,也无须寻问年宵花市的所在。
        远近的鞭炮声、色彩绽纷的气球、家家户户的春联、孩子们绽放朵朵如鲜花般的笑脸,构成了南国除夕特有的节日情调。
        老远就闻到江风吹送来的浓郁馨香;老远就看到花市入口金碧辉煌的牌楼。“月斜树影长,人静花倍香”。昔日珠江边的情侣幽会处,如今却成了如同白昼的“十里长街”。
        花市里人们摩肩接踵,熙熙攘攘,喜气洋洋。真是人如潮涌,花似海洋!欢声、笑语、音乐,还有购花的讨价还价声,汇成一曲令人心醉的年宵花市交响乐。
        月色下,欢笑中, 灯光映着鲜花,鲜花衬着笑脸。月影、灯光、花色、笑脸,交织在一起。除了“春深似海”的诗句,难以形容这种人花交融、相映益彰的醉人意景。
        今年上市的鲜花真多!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独天下之春”的梅花,“胭脂淡染一朵轻”的桃花,花瓣如龙蛇飞舞的菊花,被誉为“凌波仙子”的水仙,雍容华贵的牡丹,亭亭玉立的郁金香,芬芳扑鼻的玫瑰,傲霜斗雪的银柳,烂漫如火的鸡冠花,淡雅的剑兰,绮丽的芍药,红艳的茶花,肥硕的吉庆果,繁星点缀般的四季桔,还有近年来国外引进、嫁接的不知名新品种……看,一串串油亮的金桔从婆娑的绿叶下探出头来,仿佛向人们点头嘻笑;听,一簇簇粉红的吊钟花迎风摇曳,依稀响起春回大地的悦耳铃声。春夏秋冬的花卉,都挤在一起争丽斗艳,千姿百态,万紫千红,正是“天工人可代,人工天不如”!那万万千千笑脸迎人的鲜花,似乎都在浅笑低颦,喃喃絮语:“改革开放政策,象催春的雨露,使我们今年更美、更俏、更繁、更盛、更丰姿、更多彩!”
        徜徉在这南国花市温馨的情调中,你怎能不沉浸于美与善的陶醉?你怎能不撩起对民族生活眷恋的情怀?
        难道不正是在这种源远流长的民族生活中,孕育出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古今豪杰?
        难道不正是在这种千百万人对幸福的憧憬与不懈追求,推动着人类社会从落后走向进步,从野蛮走向文明?
        “李老师!”我随着面前冲我而来的喊声抬头望去,花架上站着一位花枝招展般的妙龄女郎。
         “不认得我啦?”她利落地跳下花架:“我是桂芳呀!”
          我真不敢相信她就是10多年前我当“知青”民办教师时的土里土气小丫头。
          她随手抓起一大把鲜花,边塞进我手里边说:“别掏钱,送你的,尊师嘛!”
        “家里人都好吗?”
        “好!这几年家家户户都发财啦!现在不用割资本主义尾巴,农民发财不犯法了!同学们都想你呢!什么时候有空回去,大家不再送你蕃薯芋头,叫你三鸟鱼肉都担不动呢!呵呵,不用担啦,亚强买了汽车,路早修好了,桥也修好了,从村里一直把你送回广州……”还是当年那张甜甜的快嘴,桂芳连珠炮般嚷着,惹得周围的人都笑了。
         正要回答她,人流巳把我推到前面去。只听到她仍在背后喊着:“今晚我住在广州宾馆,明早别上街,我们来给你拜年!”
         好容易才挤到一个拐角处,往回走。
       “家里的花瓶插满了,再买一个吧。”妻指着我手上的花说:“书台上那根枯枝也该丢了。”
         我没回答。

         沉默中,倒影着珠江彩龙般两岸的五光十色江水,在我眼前仿佛幻化出1968年除夕那夜的情景——
        那是南国罕见的严冬,寒风把人刮得从骨子里痛。听不到一声迎春的鞭炮,看不见一张温暖的笑脸。我刚从乡下回穗过年,多希望能购一束鲜花,献到新逝的舅父灵前!
        街上到处晃动的,却是钢盔、藤帽、棍棒、忠字牌、红袖章……哪儿有年宵花市的踪影?
        在惨淡的路灯下,我忽然发现一簇人在围着抢购鲜花。我急忙跑去,以“战天斗地”的本领抢到一根白菊花。骤然,人们如惊弓之鸟般散开,从天而降的“工纠”、“人纠”,抓住卖花老农的衣领。
        我本能地把钱递向卖花老农,他苦笑地摇摇头。
        接着,他被推了一把,踉跄地被吆喝着扭送远去……
        呆呆地立在冰冷的街心,我手里捏紧那枝白菊花!
        卖花何罪?
        革命,不是为了摧残、而是为了保护和创造美好的东西!
        我依稀听到马克思比呵斥当年冒牌“马克思主义者”更愤怒的声音:“我播下的是龙种,而收获的却是跳蚤!”
        陡然,我悟到大半生血战沙场的朱老总晚年栽花的苦心。
        灯影下,我咬破嘴唇也无法抑制的泪珠,重重地滴落在残缺的花瓣上!
        从此,这根白菊花就一直插在那小花瓶里……
        岁月沧桑,早已记不起那陪伴我走过人生严寒酷暑的白菊花当初模样 ,但残留在这枯枝上的历史记忆,却仍旧那么清晰,那么鲜活!  

       “又想起那伤心事了。”妻子轻轻地问:“你不感到与今晚的良辰美景很不协调和谐吗?”
        沉默。 那痛苦的记忆,何等沉重!何等压抑!沉重地压抑得我无法张口!
        妻子轻轻地摇我的手,象把我从历史记忆的痛苦阴影中拉出来:“让那过去了的永远过去吧,要紧的是让未来的一代代,不会再经历我们曾经遭受过的痛苦。”
        是的,我们的党,从来没有今天这样成熟;我们的祖国,从来没有今天这样兴旺;我们的人民,从来没有今天这样信心百倍地憧憬未来!对着春意盎然、姹紫嫣红的花山人海,我真想高声祝福——
       “愿好花常开,愿春日常在,愿热烈追求美好的人们,在党的‘五七’计划指引下,奔向比鲜花更灿烂锦绣的未来!”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 展超 - 展超的博客

 
        为忠实于当年的心路历程,这篇习作的结尾没作痛苦的修改补充。30年前本博的热切企盼,也该是被“文革”折腾后全社会的良好希望。尽管此后不完全砸碎“计划经济”专制枷锁的独脚舞改革,没兑现“社会共同富裕”的承诺,还滋生出社会腐败种种时弊,但是,无论怎样说,今天都是社会政治环境最宽松的时代。
        当今我们的社会走到历史的又一个十字路口,何从何去?
        以公平正义的社会契约,取代对江山的血腥争夺,是现代文明淘汰古代文明的必然;是人类社会共同实践与理性思考的结果;是人类社会科学研究的智慧结晶。这既承载着丰富的成功经验,也浸透了血与泪的教训,既非属于哪个国家、民族、宗教、政党,也没有东南西北地域之差、红蓝黄白黑肤色之别,更非政治意识形态谁战胜谁的问题。
        以公平正义的社会契约,取代对江山的血腥争夺,既考验着中国当代政治家的智慧与能力,也考验着我们社会的理性与良知。这是社会发展前途的唯一理性选择,别无它途。
         二十一世纪是一个需要戈尔巴乔夫的时代,是一个需要圣雄·甘地的时代,是一个需要蒋经国的时代,尤其是一个需要全民觉醒的时代。但当代不需要陈胜、吴广,也不需要格瓦拉。如果陈胜、吴广或者格瓦拉真的出现,这是我们延宕革命性改良所导致的悲惨恶果!这是历史对我们全体中国人的无情惩罚!
        在人类的史册上,或许当代将是历史长河中人类文明的古代与现代分水岭。
        人类社会的现代政治文明大潮,无可抗拒,虽然社会的进步是一个发展过程,在地域上有先后,在时间有迟早。
         社会变革,是社会关系的调整,社会利益的重新分配,任何重大社会变革都难免有阵痛,都不会产生全社会皆大欢喜的喜剧效果。但是,让千百万生命毁于社会变革动荡的“长痛不如短痛”,绝不适宜套用在人类社会发展上。已经折腾了百多年的中华民族,再也折腾不起 !我们需要学会等待,虽然等待有时比什么都更痛苦。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原创】花市/作者:展超 - 蓦然回首 - 蓦然回首

  评论这张
 
阅读(1443)| 评论(18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